• 网站首页
  • 花了三年也干不掉刘海,iPhone到底怎么了?

    发布时间: 2020-04-22 11:12首页:供求财经网 > 商业资讯 > 正文 阅读()

    花了三年也干不掉刘海,iPhone到底怎么了? 


    近日,苹果知名爆料人士Jon Prosser发布了两张图片,里面有着苹果的下半年旗舰——iPhone 12的CAD插图。

    从图上看来,iPhone 12的“刘海”将会缩小,和这几年iPhone的“大刘海”正式区分。

    作为一名爆料人士,Jon Prosser之前就准确预测了iPhone SE的发布时间点,精确到小时,他的爆料可信度比较高。

    而且在早前iOS 14的代码泄露中,开发者也找到了一张“刘海”缩小的iPhone图示。图上新iPhone的刘海也和爆料相仿,类似的证据和爆料者还有更多。

    但就算这样,小雷还是不满意:安卓的刘海屏已经被消灭了,为什么苹果做了三年还没有做到?

    万恶的刘海

    在2017年iPhone X发布的时候,刘海就成为了全球手机爱好者的众矢之的。时任苹果设计总裁的Jony Ive也惨遭恶搞,成为了被群嘲的对象。

    事实上,Jony Ive也在其他场合表示过对iPhone X设计的妥协,他认为刘海是当前苹果能找到的最好解决方案,对于当下,它不可避免,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退去。

    在Jony Ive看来,比起刘海,全面屏带来的体验更加重要。它将iPhone X的设计风格和无边泳池进行相比,“边到边”的设计能让观众全神贯注地沉浸在内容中,并且为了能够尽量多地显示状态栏,Jony Ive也反对直接将上边缘用黑色显示。

    在当时,苹果确实有资格说出这些话,毕竟比起iPhone 7,iPhone X的屏占比大大提高,那时候安卓除了MIX等激进产品,做的都是18:9的屏幕比例,上下还是有下巴。

    在iOS 11的默认壁纸中,苹果也很鸡贼地将上半边的海岸壁纸变成了深色,乍一看根本看不出刘海。而且在之后的XS和11 Pro上,苹果也用了类似的手法,泡沫做成的黑色壁纸,“恰好”完美无缺地掩盖住了刘海的位置。

    但在苹果竭尽心力地掩盖刘海的时候,藏不住的是安卓全面屏的突飞猛进,iPhone X推出半年后,OPPO和VIVO就做出了弹出摄像头的真全面屏机型。

    如今,安卓的全面屏,屏下指纹、窄边框都是标配,只不过有的选择穿孔屏,有的把模组藏到边框里,但都比三年不变的iPhone屏占比更高。

    而iPhone,因为Face ID的拖累,才在今年做出改变。

    Face ID的“独孤求败”

    在声讨刘海设计的浪潮中,苹果最重要的理由,就是更安全的结构光模组。

    苹果在发布会上宣称,Touch ID的安全性是五万个人中才有一个能解开,而Face ID则需要一百万才能碰到。

    但同时Face ID需要泛光照明器、点阵投影器和红外光相机来组成点阵和红外的发射接收装置,模组很难缩小,iPhone X上的Face ID其实已经是苹果奋斗了好几年的成果。

    Face ID的原研发商Prrme Sense的Kinect相信大家都见过,Face ID就是由Kinect的结构光模组小型化而来。

    当然,安卓在iPhone X发布的一年内,也推出了众多的刘海屏,但都是基于传统的双目识别进行解锁,或者是红外解锁,都是套用了现有精度不高的识别算法,安全性也不高。

    当然,OPPO、华为和小米在之后也分别拿出了自己的结构光方案,但OPPO为了实现全面屏的设计,不惜使用上下升降后盖,提高了故障率并且阻碍散热,华为和小米则依然保持了刘海。

    而且这里面,OPPO的点阵数量比苹果小一半,小米的编码是规则编码,和苹果的散斑相比容易被破解,华为倒是和苹果差不多,但刘海也比苹果小不了多少。因为刘海,Mate 20 Pro也没少被嘲讽。

    而安卓结构光的最大阻碍,则是谷歌和国内的软件生态,谷歌并没有提供结构光的相关api,这就是第一个难题,微信和支付宝要是不去谈判,那结构光在国内就没有立足之地。

    OPPO早在之前就和阿里建立了支付级结构光的合作关系,所以Find X首发就可以刷脸付款,而Mate 20的结构光都是谈了几个月才下来。阿里和腾讯的支付壁垒是结构光普及的主要障碍,如果不交“保护费”,那么高成本的结构光就只能解锁。

    苹果则不用担心这个问题,Touch ID和Face ID的支付api都在苹果手里,并且可以互相代替,只要你支持Touch ID,在全面屏手机里就会自动替换为Face ID,腾讯阿里没有插手的空间。

    但随着屏下指纹技术的最终完善,VIVO开始转向光学屏下指纹,其实按照安全性上来讲,屏下指纹尚不如传统的电容式指纹。但屏下指纹的出现和大规模应用,给了其他安卓厂商一条其他的出路。

    华为则是在面部识别之外上马了前置ToF,虽然ToF也是3D解锁方案,但是主要面向半米外的大环境3D识别而不是面部,一方面是华为想保有面部识别的一些技术,一方面是给ToF的可行性探路,不过到目前,华为前置ToF的相关产品也甚少。

    安卓业界从此分为两个流派:弹出式摄像头、以及挖孔屏。曾经有想把摄像头放到边框上的方案,但这代表着前置摄像头模组很低,可能连500W都不到,并且喇叭的设计也是个问题,屏幕发声终归比不过传统扬声器,能开到边框上已经是极限。

    所以上图的“真全面屏”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是现在11的边框也无法容纳一个前置摄像头。11 Pro的边框为4mm,这就是当今手机最窄的边框之一,如果不加大边框的话,根本不可能容纳前置摄像头以及结构光模组。

    所以,如今的苹果,充其量也就能做到刘海变小,而不能完全消失。苹果选择了Face ID的安全性,就要接受Face ID的“硕大”缺点。

    苹果凭着自己设计口碑、技术研发和软件生态,硬是给刘海保驾护航了三年,但至今也没有找到一个好的方向。

    未来属于屏下摄像头?

    不过对于苹果来说,今年最大的挑战就是屏下摄像头的量产。根据目前的线报,未来的Galaxy Fold很有可能搭载屏下摄像头,三星的New Infinty设计正在逐步变成现实。

    当然,现在屏下摄像头还有很多问题——虽然OLED可以透光,但透光率和衍射带来的影响依旧很大,除了演示视频之外,我们目前没见过任何一家厂商放出过屏下摄像头的实拍照片。

    而且,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软件的算法是其一,而摄像头上方的屏幕区域也要进行改造,甚至PPI都不能太高,两块屏幕进行“切割”的做法势必带来观感上的不统一。但说了这么多,在2020年,苹果的“缩小刘海”也完全没有了当初的惊艳感。

    安卓的经验告诉我们,消费者其实并不太关心技术的先进性和安全性,屏下指纹是一个“防君子不防小人”的技术,但这就够了。而苹果现在的尴尬处境,是被Face ID绑架,下不来台的结果。

    我们唯一能期待的,就是苹果在AR方面有所进展,而不只是一个Animoji,毕竟有好事者试验过,Animoji的技术根本不需要依赖于Face ID。苹果的AR战略,是结构光未来能否生存的关键。

    希望今年iPad和iPhone上的ToF结构光模组,能够给我们带来苹果在AR上的新答案。

    在看:小刘海的iPhone 12,会让你心动吗?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美股行情
    名称 最新价 涨跌额 涨跌幅
    港股行情
    名称 最新价 涨跌额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