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中小银行专项债发行已超两千亿元

    发布时间: 2021-09-27 11:09首页:供求财经网 > 行情中心 > 债券 > 正文 阅读()
    中小银行专项债发行已超两千亿元 



      距离首单发行10个月左右,中小银行专项债发行即将迎来收官。根据近期央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1)》(下称《报告》),财政部共安排了2000亿元专项债额度,支持20个地区的中小银行补充资本。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中小银行专项债已用额度达2064亿元,共惠及20个省份的310家金融机构。

      对于中小银行而言,专项债的注资无疑拓宽了资本补充的渠道。尽管目前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工作已取得积极进展,但在业内人士看来,中小银行的资产质量和盈利能力仍然承压,补充资本的需求仍较大,部分中小银行资质相对较差或经验不足,通过市场化方式发行资本补充工具面临较大困难。

      发行规模超2000亿元

      中小银行专项债有序推进。近日,根据中国债券信息网披露的文件,云南省将发44亿元专项债补充9家中小银行资本金,安徽省将发30亿元专项债用于补充4家中小银行资本金。

      具体而言,云南省发行的本期中小银行专项债期限为10年,利息按半年支付,发行后可按规定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和证券交易所债券市场上市流通,存续期第6至10年(2027年至2031年)每年等额偿还本金(每年偿还8.8亿元),已兑付的债券本金自兑付日起不再计利息。

      从资金用途上看,云南省本期债券募集资金拟专项用于支持昆明市、曲靖市、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和昭通市共计5个州市的9家中小银行发展,且均由云南省人民政府委托云南省国有金融资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通过间接入股方式注资补充上述用款银行资本金。

      安徽省支持中小银行发展专项债信息则显示,本期专项债拟发行规模30亿元,期限为10年,每半年付息一次,存续期第6~10年分年度等额偿还债券本金。募集资金拟用于安徽怀远农商行、安徽淮南淮河农商行、安徽枞阳农商行和安庆农商行4家银行补充资本金。

      其中,在注资方式上,根据披露的信息,淮南淮河农商行、怀远农商行、枞阳农商行均通过转股协议存款方式注入,但安庆农商行没有披露具体注资方式。

      而在云南省、安徽省之前,中小银行专项债已用额度为1990亿元,加上两省的发行规模,目前中小银行专项债已经超过2000亿元,达2064亿元;与此同时,发行主体也扩容到20省份,共“补血”310家中小银行。

      去年7月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允许地方政府专项债合理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随后,财政部安排了2000亿元专项债券额度,用于支持化解中小银行风险。

      基于这一背景,去年12月,广东率先披露了100亿元专项债的发行计划,拉开中小银行专项债发行序幕。如今,时隔10个月左右,2000亿中小银行专项债发行或迎来收官。

      据统计,目前发行中小银行专项债的省份包括山西省、黑龙江省、广西壮族自治区、四川省、广东省、辽宁省、内蒙古自治区、江西省、浙江省、福建省、天津市、陕西省、甘肃省、河北省、山东省、吉林省、河南省、湖北省、云南省和安徽省。

      其中,河南省发行规模最高,为257亿元,主要注资辖内18家农信社和22家农商行;其次是辽宁省和内蒙古,分别发行了196亿元和162亿元。从注资对象上看,农信系统是主要受益者,这也较为符合业内的预期。

      此前就有业内人士对记者称,专项债的注资会使得银行资本补充门槛明显降低。一方面,诸如农商行、农信社等资产规模更小、信用评级更低的中小型金融机构也可以获得资本补充;另一方面,资本补充层级明显提高,可用来补充银行核心一级资本,这是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工具所不具有的功能。

      另在注资方式方面,主要包括金控平台间接入股、转股协议存款、阶段性持股、战略存款协议等,其中,间接入股和转股协议存款是较为常见的注资方式,前者是指财政部门通过地方金控平台向商业银行注资,可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后者则属于其他一级资本工具,优点是流程相对简单,地方债募集资金T+1到账之后即可实现其他一级资本的补充。

      资本补充需求仍较大

      尽管中小银行专项债发行将要收官,但对于中小银行而言,资本补充需求仍较大。这从其发债情况中也可窥得一二。此前第一财经曾报道,上半年银行发债近9000亿元,远超去年同期水平,且中小行发债数量大幅增加,成为市场“补血”的主力军。

      8月至9月,银行发债再度爆发。其中,8月发行债券的银行主要包括,9家城商行、4家农商行、1家股份行和2家国有大行。可以看到,中小银行仍是主要力量。

      另从银行资本充足率的角度分析,2021年二季度银行业资本充足率整体继续回落,反映资本补充压力的加剧。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半年末,全行业核心一级、一级、全口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5%、11.91%和14.48%,较一季度末分别下降了13.8BP、0.7BP和3.3BP,较年初分别下降了22BP、13BP和22BP。

      其中,城商行和农商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上升20BP和2BP至12.91%和12.14%,虽然城商行和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有所上升,但仍较年初下降,城商行资本充足率较年初下降8BP,农商行资本补充率较年初下降23BP,且整体水平仍然处于各类银行中的较低水平。

      “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工作取得了积极进展,但受疫情冲击影响,中小银行的资产质量和盈利能力仍然承压,补充资本的需求较大,部分中小银行资质相对较差或经验不足,通过市场化方式发行资本补充工具面临较大困难。”《报告》也提到。

      《报告》还称,下一步,要进一步完善银行补充资本的市场环境和配套政策,支持地方政府在下达的额度内依法依规发行专项债券补充资本,指导支持中小银行用好用足现有市场化渠道,探索开发创新型资本补充工具,健全可持续的资本补充体制机制。同时,将中小银行改革和补充资本相结合,推动中小银行厘清定位、完善治理、加强风险管控,形成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

      光大证券(15.880, 0.05, 0.32%)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张旭也曾对记者表示,考虑到未来一段时间里,一些中小银行仍面临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在2000亿元中小银行专项债额度使用完毕后,仍有可能采用类似的方式为中小银行注资,优先支持具备可持续市场化经营能力的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增强其服务的中小微企业,支持保就业能力。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美股行情
    名称 最新价 涨跌额 涨跌幅
    港股行情
    名称 最新价 涨跌额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