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车载用户”增加喜人但竞争日趋激烈

    发布时间: 2022-04-26 15:04首页:供求财经网 > 股票新闻 > 港股新闻 > 正文 阅读()

    “车载用户”增加喜人但竞争日趋激烈
     

      近来,喜马拉雅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这是继2021年9月13日递交的上一版招股书失效后更新的一版。算上2021年5月1日喜马拉雅冲击纽交所,这是喜马拉雅交出的第3份招股书。

      2021年度,喜马拉雅的营收同比增加43.7%,各项事务均获得了40%左右的增加,毛利率也略有上升,但喜马拉雅的亏本却并没表现出缩窄的痕迹,近四年的累计亏本超越130亿元。

      作为在线音频范畴里的老将,喜马拉雅内行业界已经深耕十余年,但现在,越来越多的大厂也连续进入这一赛道,相似产品层出不穷。距离上市仅一步之遥的喜马拉雅,能否抵达最终的对岸?

      本钱居高,增收不增利

      喜马拉雅的营收增速在2021年继续放缓。

      2021年全年喜马拉雅营收达58.6亿元,从事务上看,订阅收入29.9亿元,广告收入14.9亿元,直播收入10亿元,同比分别增加49%、38.8%、39.6%。此外,2019-2021年间(以下称“陈述期内”)喜马拉雅的毛利率也稳步上升,从44.5%增加至54%。

      虽然喜马拉雅的营收现在仍处于增加区间,但增速较前两年相比正在放缓,从2019年的81.4%降至2021年的43.7%。

      现在,喜马拉雅依然未能完成扭亏为盈,招股书显现,2019-2021年3年间,马拉雅的亏本分别为19.25亿元、28.82亿元、51.06亿元,累计亏本99.13亿元,经调整后累计亏本20.47亿元。 

      作为国内较早进入在线音频赛道的公司,喜马拉雅已经成为在线音频赛道上的头号玩家,并即将在本年8月迎来自己的十岁生日。虽然喜马拉雅董事长余建军曾在承受采访时表明,没有制定任何盈余时(0.87, 0.00, 0.00%)间表,但巨额的亏本已经成为房间里的大象,尤其是在上市这一时间点上。

      巨额的内容投入、出售开销是喜马拉雅亏本的症结所在。

      招股书显现,陈述期内喜马拉雅的营销开销分别为12.19亿元、17.07亿元、26.3亿元,增速稳定在40%以上,在总收入中的占比超越40%。此外,支交给内容创作者的收入分红和购买版权内容的本钱,陈述期内在公司总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39.5%,38%和33%。

      以2021年为例,当年喜马拉雅的订阅收入在总收入中的占比达51.1%,是当之无愧的“现金一哥”,总额约29.9亿元。可是单营销开销一项费用,就差点吃光了喜马拉雅当年的订阅收入。

      虽然这些费用开销拖累了喜马拉雅的扭亏进程,但喜马拉雅依然表明:为了提高品牌知名度及扩大用户规划,公司仍将在营销方面继续投入。

      赛道拥挤,大厂纷纷入局

      2019-2021年,喜马拉雅的移动端月活用户分别为0.82亿、1.02亿、1.16亿,2021年,喜马拉雅的平均月活用户达2.68亿。

      招股书中,喜马拉雅解说称,在2021年2.68亿的平均月活用户中,有1.52亿是经过物联网及其他开放渠道获得的用户。算起来,这1.52亿的月活在总月活中的占比达56.7%。

      相同都是月活用户,喜马拉雅为何要把他们分红两类?

      喜马拉雅的音频内容不同于图文和长短视频,它对用户的注意力需求不高。这也让喜马拉雅发现了在线音频最稳固的使用场景:乘客习惯于出租车司机在开车时听评书、相声,但当司机开始刷短视频时,乘客一定会制止。

      不单是开车,在线音频与做家务、健身等场景也有不错的匹配度。为此,喜马拉雅与特斯拉我国、宝马、奥迪、比亚迪(225, 5.60, 2.55%)等74个轿车制造厂商连续开展协作,首要经过车上的预装设备供给音频内容。还经过与华为、百度、小米等有智能音箱产品的企业开展了协作。

     
      喜马拉雅在招股书中称,物联网/车载在线音频商场的规划从2018年的仅5860万元猛增至2021年的8.5亿元,复合增加率高达143.9%。灼识咨询的数据也显现,我国智能音箱的出货量在2016年只要不到10万台,到2021年,出货量已经超越4000万台,复合增加率超越370%。
     
      喜马拉雅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现在却在非移动客户端上找到了最多的用户。招股书显现,喜马拉雅的移动端月活用户数量,从2020年就开始落后于物联网及其他开放渠道的月活数量。
     
      但无论是智能音箱厂商还是轿车厂商,在为相关产品挑选内容协作方的时分,也不会在“喜马拉雅这一座山上吊死”。在线音频这一看上去不声不响的赛道上,也涌入了越来越多的玩家。
     
      2020年6月,字节跳动上线了一款名为“西红柿畅听”的APP,经过AI技术将西红柿小说APP中的网文以音频方式播映。极光发布的《2021年Q4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陈述》显现,西红柿畅听位居2021年日活飙升榜首位,2021年12月平均日活达1182.2万,同比增加2079.7%;
     
      2021年4月23日,腾讯音乐宣布将旗下酷我畅听与懒人听书兼并,升级为全新品牌“懒人畅听”,开始布局长音频范畴。B站、快手、网易云音乐(63.25, 1.10, 1.77%)等渠道也上线了相似产品。
     
      其中,腾讯、字节跳动这两家大厂自身就持有巨大的流量,且旗下的阅文集团(28.95, 0.75, 2.66%)、西红柿小说手中也有足够的网文IP资源,将这些资源经过“一鱼多吃”的方式创作成漫画、动画、电视剧等不同方式的内容,是他们一直在做的工作。
     
      2015年,喜马拉雅因将唐家三少的小说《斗罗大陆》改编成有声小说在渠道播映,遭版权方申述,被判罚15万元;2016年饶雪漫著作《左耳》的有声版权方将喜马拉雅告上法庭,喜马拉雅最终败诉;2019年,作家曾鹏宇在微博发文,称喜马拉雅上的主播未经许可将自己的《远离迷茫,从学会挣钱开始》制作成有声书上传至渠道,随后,喜马拉雅下架了相关著作。

      在裁判文书网上,喜马拉雅2022年以来已经获得了超越20篇侵权相关的裁判文书。虽然喜马拉雅将总收入的30%以上花在内容创作者和版权方身上,但依然不时面临侵权官司的困扰,相比之下腾讯与字节的音频产品在本钱与合规方面或许更具优势,对于手握丰厚内容资源的互联网大厂而言,进入这条赛道的门槛并不高。

      企查查显现,喜马拉雅与腾讯音乐之间也存在多条损害著作信息网络传达权胶葛信息,而腾讯、阅文集团都是喜马拉雅的股东,喜马拉雅近期上线的《鬼吹灯II:黄皮子坟》也是阅文集团旗下知名IP。

      对立之处在于,腾讯也有自己的在线音频产品,它会帮助喜马拉雅到什么程度呢?

      比照同行,估值是否过高

      历史上,喜马拉雅一共进行过多达7轮融资。据投中网消息称,其最新一轮融资发生于2021年4月,腾讯、阅文、百度、高盛等参加了E-4轮9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达43亿美元,约合270亿元人民币。

    (图源:企查查)(图源:企查查)

      2021年5月1日,喜马拉雅向纽交所递交招股书,随后,“双减”政策一声炮响,带走了被喜马拉雅视为第二增加曲线的教育事务。2021年9月,喜马拉雅停止了纽交所上市方案,挑选了港股。

      但喜马拉雅今日的成绩,配得上270亿人民币的估值吗?

      答案要从荔枝FM身上找,作为“在线音频榜首股”,荔枝FM于2020年1月登陆美股,2021年第四季度乃至完成了892万元的单季度盈余。荔枝FM的发行价为11美元,上市当日涨至15.25美元。 

      然而就在第二个交易日,荔枝FM跌破了发行价,随后股价继续走低。Clubhouse的火爆,曾为荔枝FM的股价带来时间短的第二春,股价因此触及最高点16.75美元,可是很快又跌回4美元左右,并继续下挫。

      而荔枝FM的事务与喜马拉雅高度重叠,乃至荔枝FM也相同挑选了与车企协作。现在,荔枝FM的市值仅剩8300万美元。从荔枝FM的经历中,不难看出现在资本商场对在线音频的实在态度。

      比照两家公司2021年年报成绩,喜马拉雅的营收是荔枝FM的2倍多,移动端月活是荔枝的2倍,毛利率高出10个百分点,且荔枝FM的月付费用户数量不及喜马拉雅的零头。

      从创收才能与用户的付费意愿看,喜马拉雅比荔枝FM好不少,但这些长处,能支撑喜马拉雅用一级商场的估值水平到二级商场融资吗?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美股行情
    名称 最新价 涨跌额 涨跌幅
    港股行情
    名称 最新价 涨跌额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