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A股“定增潮”新能源成主角,“定增过度”隐忧浮出水面

    发布时间: 2021-12-18 10:58首页:供求财经网 > 财经焦点 > 正文 阅读()

    A股“定增潮”新能源成主角,“定增过度”隐忧浮出水面


    新能源公司成年内定增主角,但过度定增或引发产能过剩,同时募资买理财也需警惕。

    12月10日,伊利股份120.41亿元定增落地,完成A股消费品行业史上最大定增。创造纪录的还不止伊利,此前宁德时代提出582亿元定增计划,不仅是新能源行业之最,也在民企定增预案计划募资中居首,最终定为450亿元。

    据记者统计,截至12月9日收盘,年内已有98家主业为新能源的上市公司发布定增预案,超过以往年份。其中,特别是宁德时代、多氟多、明阳智能等公司,都是在刚完成去年定增的情况下,今年马不停蹄又开始了新一轮定增。

    虽然新能源定增扩产顺应当前行业景气周期,但同时也潜藏一定风险,表面看反映了行业内公司趁热打铁的扩产需求,背后却存在过度定增和产能过剩担忧。面对定增募资掘金新能源势头愈演愈烈,11月中旬,工信部发布《锂离子电池行业规范条件(2021年本)》(征求意见稿),引导企业减少单纯扩大产能的制造项目,加强技术创新、提高产品质量、降低生产成本。

    新能源定增预案创历史之最

    高位定增或承受估值压力

    今年定增市场延续去年热度,其中,新能源赛道火热程度空前。据记者统计,包括新能源车和光伏概念股在内的241家上市公司中,98家公司年内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数量占比40%。对比看年内,合计发布定增预案的公司占全部A股公司的比重仅为8.8%。

    从预案披露的募集金额可见,新能源公司或许急需资金补血,其中几十亿、几百亿的定增预案层出不穷。例如宁德时代最初提出定增计划为582亿元,在11月15日缩减后定为450亿元,是年内迄今定增计划金额之最。同月,隔膜龙头恩捷股份推出了128亿元的定增预案,多氟多发布的定增预案金额为55亿元。

    新能源及智能网联汽车独立研究员曹广平认为定增非常必要,尤其是对后端车企而言:“纯电动车企大部分还在赔钱。宏光MINI等低端电动微车,只有很少的一点盈利,也是来源于用极低的销售价格扩大销量从而均摊电池成本,最终赚取新能源积分的一点利润。因此基本上大部分新能源车企是‘在冬天等春天’,长期的巨大投资是不可避免的,肯定需要定增甚至是持续的增发。”

    12月,新能源产业链的定增预案依旧纷至沓来,汽车零部件公司万安科技,拟建设汽车底盘轻量化项目开拓下游新能源车生产厂商客户,拟定增募资3.88亿元;铝业公司鑫铂股份也瞄准了新能源光伏项目发力定增,拟募资7.8亿元;一汽富维发布预案,拟定增募资6.35亿元。

    不过,不同于多数上市公司定增时恰逢股价不高,一汽富维定增时恰逢股价高位。定增预案公告当天,公司收盘价达到15.16元,直逼此前15.94元的历史高点。预案发布后的两个交易日12月3日和12月6日,公司股价接连创下历史新高,股价最高达到17.5元。但是,该股在12月6日创下新高后开始快速下跌,截至12月9日收盘,股价已经下跌约22%。

    近期,新能源产业链整体高位回调,截至12月9日收盘,龙头宁德时代也较12月3日最高点回调将近8%。对此,九泰基金定增投资中心总经理刘开运表示:“高估值风险是定增过程中常面临的风险,部分公司处于热门行业,行业景气度较高,公司估值也处于高位,公司择机在高位发行定增进行融资,若未来公司表现不能持续超出市场预期,公司可能面临很大的估值调整压力。”

    鼎萨投资副总经理岳永明强调:“好的定增项目折价空间非常小,折价率甚至会在90%以上,再加上相关公司本身股价较高,套利空间注定不会太大。而一般的定增投资项目可能相对便宜,但是在6个月锁定期要求下,持有时间越长面临的风险也就越大。”

    新能源企业连续定增扩产

    “定增过度”隐忧浮出水面

    除估值因素外,新能源企业产能是否存在过剩风险同样引起投资者担忧,尤其是宁德时代数百亿定增计划。对此公司回应,若其2025年维持30%的全球市占率,需要的动力电池产能为455GWh,需准备的产能布局约为520GWh,产能缺口约为280GWh。

    对此,浙商证券在研报中表示:“产能阶段性过剩是促进新能源车降本从而提高渗透率的必由之路,宁德时代随着新项目进一步投产,未来两年规划产能有望连续实现翻番,在2025年合资和全资产能合计达到约700GWh,用绝对产能优势争夺市场份额。”

    但也有投资者表示担忧,公司股吧中有投资者直言:“宁德时代定增会引起连锁反应,其他都会效仿其狮子大开口,无限制的扩大规模,到时恶性循环,产能过剩,落得一地鸡毛。”无独有偶,《红周刊》此前刊发的文章中也提出过质疑:“全球动力电池已公开的总产能规划预计在1712GWh,已远超1151GWh的所谓产能缺口。”

    实际上,下游需求端也有诸多问题暴露,锂电池等企业扩产仍需谨慎考虑。曹广平向记者阐释:“一方面电池技术迟迟得不到根本性突破,在5~10年内全固态等新的动力电池量产成熟还非常困难,存在技术、工艺、成本等诸多难题,缺乏实车验证。二是电动汽车快速渗透,反而形成电池原材料资源匮乏,所需的钴、镍、锂、电解液、隔膜等价格大幅上涨已成定局,并且电动汽车销量越大,这部分资源越稀缺且成本越高。三是纯电动汽车电池的反应机理是放电电流越大,电池内可用的电量越少且越损害电池寿命,所以纯电动是技术路线,目前受大车型和高速工况的限制较大。”

    也有些新能源上市公司连续两年发出定增预案,不禁引发投资者对于其过度融资的担忧。9月30日,宁德时代收到了深交所关于公司是否过度融资的问询函。实际上,去年公司刚刚完成了一笔金额高达197亿元的定增。虽然11月15日发布的定增修改方案,将募集资金总额定在了450亿元。即便如此,如果修改后的方案通过,宁德时代近两年定增募资也将达到647亿元。

    除去锂电池龙头外,风电龙头之一,明阳智能也连续第二年发布定增预案。去年的定增预案在当年11月完成,合计募集金额58.03亿元。今年4月30日,公司再次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时隔不足半年,定增金额预计最高不超过20亿元。

    今年以来,作为以风力发电为主的新能源高端装备类公司,受“碳中和”政策影响,明阳智能也迎来了发展的风口。在6月初至11月初,公司股价涨幅一度接近140%。不过近一个月时间,该股呈现高位回落,区间最大回撤接近20%。

    此外,11月25日刚刚发布定增预案的多氟多,去年也同样发布了定增预案,定增金额11.5亿元,而这起定增6月才刚刚完成。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中期之前,公司2018年的定增尚未收尾,根据公司今年发布的2018年定增延期审查意见,在2018年7.05亿元的定增中,去年末还有2亿元闲置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公司接二连三的定增背后,真实的资金缺口有多大引发质疑。

    11月中旬,工信部的相关新政征求意见稿,意在纠偏锂离子电池行业的无序竞争。而相关企业加速的定增步伐,与政策的引导方向似乎背道而驰。

    新能源公司定增“暗藏玄机”

    阳光电源近7成定增金额买理财

    多氟多定增或许只是冰山一角,由于身处热门新能源赛道募资相对容易,部分上市公司没有迫切的资金需求,也会先着手定增,从而出现了定增后资金闲置购买理财的情况。

    光伏逆变器龙头阳光电源就是一例。根据9月底公布的具体定增情况,公司为投入年产100GW新能源发电装备制造基地、补充流动资金等4类项目所募集的资金总额为36.38亿元,10月中旬进行了新股登记确认。

    但是,公司定增资金并未全部用于募投项目中,而是将部分资金用作购买理财产品。公司10月21日发布购买理财的相关公告,称公司将使用额度不超过25亿元限制资金购买理财产品,并表示在上述额度内,资金可以滚动使用。根据募集金额计算,有接近7成的定增募资都可用来购买理财。

    在相关公告中,公司解释,由于募投项目需要逐步实施,预计阶段性闲置资金较多。投资的目的是为提高公司资金使用效率,合理利用闲置募集资金,增加公司收益,为公司及股东谋取较好的投资回报。

    对此,康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萌表示:“用闲置募集资金购买理财产品是在法律允许范围内的,只能购买风险较小保本类产品。”虽然没有越过法律红线,但也从某种程度上说明公司定增金额或许设置不合理超过实际需求。

    此外,公司定增的一大目的是补充流动资金,用于这一项目的金额为8166.52万元,这是几经修改后的结果,最初公司计划用于补充流动资金项目的金额高达6亿元。但是从公司可支配资金情况看,其似乎并不缺钱。根据三季报,公司货币资金约为67.84亿元,远大于募集资金。此外,公司交易性金融资产达到15.36亿元。对此,王萌表示:“从监管角度,上市公司用自有资金进行权益投资或债券等交易性金融资产投资,虽然没有被禁止,但是也并不鼓励。”

    虽然公司定增必要性存疑,但新能源的光环加持还是让投资者蜂拥而来。公司最终确认的定增发行对象只有18家机构,但是在8月31日向深交所报送发行方案时,确定的符合发送认购邀请书相关条件的投资者达147名。

    但热门公司的定增并非稳赚不赔,某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告诉记者:“许多新能源公司账面上大几十亿的钱‘趴着’,却还是要定增。募集来的钱用来买理财,而实体的募投项目进度却很慢。投资者也是考虑投资回报比的,新能源定增的价格普遍较贵,如果大部分募集资金都用在保本理财等投资效率较低的项目,收益可能不及投资者预期。”

    阳光电源的定增价格实际也不低,根据定增报告书,公司将2021年9月13日定为发行基准日,发行价格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股价均价的80%,即115.7元/股。不过公司最终确定的价格为128元/股,相当于均价的144.625元/股的88.5%。截至12月9日公司收盘价为148.03元/股,目前来前浮盈有限。

    公募参与新能源定增僧多粥少

    一级半市场需加强监管回归初心

    从参与者角度看,今年以公募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在新能源赛道展开激烈角逐。在阳光电源最终确定的发行对象中,包括财通和诺德2家公募,获配金额分别为2.94亿元和1.23亿元。而在公司向深交所报送发行方案时,符合发送认购邀请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的数量达到32家。依据此计算,公募成功获配比率只有6.25%。

    再例如正极前驱体龙头中伟股份获配名单中,有更多公募基金的身影,包括财通、东方阿尔法、中欧、诺德、农银汇理、易方达、景顺长城。

    特别是,该股定增得到明星基金经理青睐,赵诣管理的农银汇理新能源主题参与金额1.5亿元,而今年三季度末,该基金已经成为该股第一大流通股东。本次发行价格定在了138.8元/股,按照其12月9日171.85元/股的收盘价,定增资金已经斩获23.81%浮盈。

    对于机构踊跃参与的原因,深圳优美利投资CEO贺然表示:“今年以来的定增市场,新能源定增项目不仅丰富,而且也是今年定增获利翻倍最多的行业,其中有20家公司股价突破定增价格1倍以上,这也是业绩和估值戴维斯双击表现最明显的热门赛道。”但是,参与后收获戴维斯双击的幸运并非降落每家公司头上,也有部分项目迄今的价差效应不明显,尚停留在个位数收益。

    其实,对参与者而言,定增最初是规避风险的一种方式。刘开运介绍:“定向增发的机会更多来自于行业与公司自身的投资价值本身,少量一部分来自于定增发行折价可能带来的收益补偿。由于定增投资必须至少持有半年的时间,能否获得投资收益一方面取决于市场走势,另外一方面取决于公司所在行业的发展与公司本身的竞争能力。”

    贺然认为:“市场震荡下,定增市场由于市场定价效率的降低,套利机会会逐渐增多。而市场定价效率低,是由于定增市场的流动性比公开市场的强流动性差,从而创造超额收益的机会也会增多。”

    但针对新能源定增折射出的种种问题,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刘纪鹏表示:“资本市场上最重要的是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定增往往伴随着企业经营周期中利好消息频出,这有利于大股东通过零和游戏进行减持,损害中小股东利益。锁定时间缩短就会加大投机性,所以应该尽量延长定增锁定期来堵住这一漏洞。”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美股行情
    名称 最新价 涨跌额 涨跌幅
    港股行情
    名称 最新价 涨跌额 涨跌幅